【胤煜】高楼谁与上

姑且也算是中秋贺文吧。

不知道为什么,胤煜我总是会想各种法子给他两甜回来,所以就显得比较ooc,请大家见谅。

话说,大家看我的文会觉得审美疲劳吗?哪位好心人出来能不能给我提点建议之类的啊。好的,并没有。

假期又没有好好学习。(躺平)

————————————————————————

他独自坐在那小楼上,眺望着汴梁的万家灯火。

 

秋夜的凉风,吹打得他的意识有些涣散。丝竹管弦,隐隐地从四方角落里向他的耳边里传来,轻快而悠扬的曲调,却又好像是从遥远的云端那头倾泻下来一般,寻不见个源头。

 

斜倚于阑干之侧,他终究是缓缓地饮下了杯中的酒,却再也尝不出什么苦涩的感觉,只觉得那酒冷冰冰的,眼底也变得朦胧起来。远处的灯火在此刻幻化成了一个个斑驳的光点,闪烁得他的眼角微微有些发痛,再往远些看,漆黑的山峦默默地蛰伏在夜幕的尽头,悄无声息地遮住了那归乡的去路。

 

这一夜,没有星辰,只剩一轮孤零零的满月悬垂于天际。李煜对着那月亮把玉杯中的酒再次斟满,他无比明晰地看见那抹清辉在杯中浮动出一层淡淡的光影,又抬头朝那明月笑了笑,便迅速地仰头一饮而尽。

 

天上的明月,巨大而空寂,好似相隔不过咫尺,触手便可摘到一般,却又相隔得那样遥远,仿佛将要穷尽整个一生的距离一样。相比金陵,汴梁的月似乎更加清寒,在一片笙歌乐舞之中,反倒衬得更加孤独而寂寞了,李煜此时忽然这样想到。

 

他悄悄地把那月华捧在自己的手心里面,一抹玄色的踪影却透过手掌里的缝隙冷不防地窜了出来。李煜心底一紧,却又很快地归于平静,不过一笑了之,随即又满满地斟上了一杯酒,兀自饮了起来。

 

急促的脚步声在狭窄的楼道里回响,“蹬蹬蹬”的踩踏声与那木头嘎吱作响的声音和在了一块,显得不安而焦躁。李煜心底却是一片平静,倒也不急不恼,只是那么静静地撑着只手等着那人的到来。

 

屋檐下一角的铜铃在晚风中发出清脆的声响,醉意朦胧中,满夜的月华碎了一地,诗人手持玉杯将清辉斟满,轻而易举地送入至口中。

 

“重光。”赵匡胤停顿了一下,便又说道:“你果真在这。”

 

兴许是楼高风大的缘故,李煜竟觉得此时他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却也并未过多在意,只感觉眼角边温热的泪在这一刻不自禁地砸了下来,便是如何也止不住了,只好朝他极力扯出了一丝笑容。

 

“你来了。”他不知又从哪里掏出了杯子摆在他面前,小心翼翼地替他倒好,那酒倒得极满,稍不留意就会马上溢出来一样。

 

“官家也与臣共饮一番吧。”李煜伸手把那玉杯递送至他的面前,赵匡胤定睛望了望他,心里被不知名的情绪惹得一阵波澜翻滚,却又迅速地接过了那盏酒。酒很凉,却一阵阵地灼烧着他的心,天子微微地皱了下眉头。

 

李煜倒不以为意,抬手间便又是一番醉饮,清风吹得他眼角止不住地刺痛,明月当空,心中的雨云却是未曾止歇。

 

“想家了?”君王的手指紧紧地捏于掌心之中,几番犹豫,终是缓缓地伸至他的眼角,轻轻地替他擦去眼边的泪。李煜神色不改,仍旧朝他微微笑着,反问道:“如何不想?”

 

他曾在夜晚里静静地听过汴河的滔滔秋水,波涛澹澹,与记忆中温婉柔媚的秦淮相比,是截然相反的景致,不再给予他水的柔情和亲近,而是隔着一层疏离与陌生。桨声灯影里面,缓缓淌过的再不是似曾相识的游船画舫,丝竹管弦。

 

金陵的花月春风早已连同那雕栏玉砌一道被自己埋葬在了时间的尘埃之中。

 

月华霜重,夜色中低沉的晚钟撞碎了游子枕边的江南故梦,往事的碎片如同断了线的珠玉般倾撒了一地,却怎么也拼凑不出往昔那段完整的回忆。

 

“圆魄上寒空,皆言四海同。安知千里外,不有雨兼风。”李煜沉默了片刻,缓缓地从口中吟诵出这样的字句。

 

远方的灯火倒映在他的重瞳之下,宛若满夜苍穹的星辰在湖潭中央所映出的深邃的影子一般那样难以捉摸。这种神奇的感觉却让赵匡胤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不安,他突然害怕起眼前这人会在下一瞬慢慢消失,彻底离自己远去。

 

正当李煜要饮尽下一杯酒时,赵匡胤握住了他的手腕,清瘦而秀雅,恍惚之间他感觉他的出现只是一场江南烟雨的幻梦。

 

雨停了,梦终究会醒。

 

“重光,别再喝了。”四目相对,两人彼此俱是沉默了一晌,李煜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却又笑着把那杯酒送至了嘴边。

 

“此外不堪行。”赵匡胤听见他这样向自己回应道。

 

“生前臣是不能再回江南了,死后……”说起这个,李煜忽然停顿了一下,“死后约摸也只是邙山下的一粒孤尘罢了,值不得官家这样的爱护。”

 

那声音飘忽忽地传至君王的耳朵里面,李煜看到了他眼里一闪而过的凝重与哀伤,便就着他的手,笑着仰面将那杯中的最后一滴酒也饮尽了。

 

他缓缓地摊开了手指,将那玉杯轻掷于地上,高处的凉风吹得他的面容止不住地发烫。

 

“若是我说,你身后准许你回金陵呢?”他仍旧是紧紧抓着李煜的腕子不放,坚定而不容置疑的语气。

 

李煜却连忙打断了他,“官家千万不该为了一个亡国之人作出这样的承诺。煜心里明白,哪怕是身后,也不能够了。”很平淡的语气,叫人听不出什么悲喜,赵匡胤却感到有温热的泪滴在了自己手背上。

 

天子很想再说些什么,却都没能再宣之于口。终是站起了身,向楼下走去。

 

笛在月明楼。那一夜他斜倚雕栏,听彻梅花,却感到那阵灼灼的目光再没从自己的身旁移开半分。

 

那是他二人之间心照不宣的秘密。

 

 

 

又过了几日,他跟随着那清冽的秋雨再度潜入至他的府邸之中。

 

雨势倒也不大,只是三三两两地抛洒下几颗细密的雨点,可打在身上却是刺骨的冰凉。

 

君王穿过那迂回幽深的画廊,好容易走到了尽头,却发现书阁的门是微微半掩着的。

 

他轻轻地推开了门,蹑手蹑脚地跨了进去,慢慢走近至他的身旁。只见李煜两手叠置着放于桌上,一侧的脸贴紧着手臂,似乎是在桌上睡着了。

 

一旁的烛火还未熄灭,这抹青色的淡影平静地倒映在天子的眼波之中,一晌残荷听雨,圈起溏中涟漪阵阵。

 

长发散落了满身,在风中落了的几颗桂花撒在了那桌案和发间,微微地沾了点清幽的香味,倒是让人愈发贪恋这不可多得的安宁。

 

几张纸稿随意地堆放于其上,赵匡胤从中挑了一张细细看了起来。

 

“高楼谁与上,长记秋晴望。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那一刻,他仿佛听见了秋风中红叶落至地面的声音。

 

月明楼上徘徊的只影,梧桐树下的飒飒秋声,更漏迢递,昼雨新愁,多少个夜晚的辗转悱恻,竟再寻不见一个梦的踪影。

 

他是不是一直在害怕,害怕有一天自己突然要背负起这世间千万种无穷无尽的愁绪,害怕自己所曾经历的种种都会把他推入痛苦的深渊而无法自拔。

 

赵匡胤又把那张纸稿重又置于桌上,俯身细细地端详起他的面容来,平静而清秀,却很少有人清楚他身上所承载的种种离合悲欢。

 

江南的梅花跟随着南风,吹落至他的肩头。落梅零乱,香痕不散,想来却也是因为经受了这北国的风霜雨雪所致。

 

他小心地将那人的手放进自己的手心里,一如既往的寒凉,跟随着那淡淡的愁思悄悄蔓延至了他的心底。随即又把那手重又放在了桌上,掩了门,悄悄走出去了。

 

过了片刻,李煜极力睁开了沉重的双眼,发现空气中还残余着一丝温热的气息。他向四周望了望,却再寻不见那人的踪影。连忙随手拿起桌边的两把伞,奔了出去。

 

还好,他还在。

 

再跨一步,便出了这侯府。不知怎的,恰好这时背后竟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赵匡胤回头不经意地一望,发现他此时此刻却追了出来。衣袂的边缘连着那下摆都被雨水沾湿了,就那么直挺挺地站在中庭里,披着一席浅青色的罩衫凝望着自己,仿佛要跟那秋雨溶在一处。

 

他急忙走上前去,跟他并立于伞下。李煜连忙把手中紧握另一把的伞递与他,“想你肯定又是一个人偷偷来的,雨下大了,拿着这把伞吧。”

 

“你怎知是我来了?”他接过伞去,心里一阵说不出的滋味。

 

李煜抬头望了望他,“一夜未眠,总在这时候打扰我好梦,也不敲门,偷偷闯进来的除了你,这汴梁城中我也想不出第二个人来。”

 

赵匡胤望着他的眼目,却发现重瞳之下,映照出的是自己的面目,心中一颤,便把李煜整个圈在了自己怀里面,“被雨淋了我也没事,以前行军打仗的时候哪顾及得了这些东西。”

 

“秋雨寒凉,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经受住春去秋来离别的苦痛。”李煜的声音很小,却很清晰。

 

他不自主地贴近他的颈侧,想着离那份温暖更近一些。

 

“中秋那夜,官家还是没回去,是不是?”周围的景致都沉默在这片寒冷的秋雨之中,明晰可闻的,只不过他们彼此双方的呼吸声而已。萧索的秋风穿堂而过,吹得李煜的脑袋有些酸痛。

 

赵匡胤点了点头,他忽然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去面对眼前这个人。

 

“不想便也知道,你恨透了我。”君王斩钉截铁的语气里面夹杂了一丝无奈,全然不似他平常的口吻。

 

李煜伸手拂去他额边伞上滴落下来的雨滴,淡淡地笑道:“其实以前在金陵的时候,你送来的每一封诏书我都要思忖很久。我不知道你说的哪些是真,哪些是假。我不想一厢情愿地去相信或是忽视你所说的,可有很多时候,真实都不是你自己的眼睛中所能看得见的。尤其是……”李煜挣脱了他的双臂,缓缓地退后了几步,细雨打湿了他的后襟。

 

“尤其是遇到官家以后,煜也分辨不清你和我认识的大宋皇帝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我时常这样困惑着。我在想,他或许不要留着这样一个降君的命比较好,在某个夜晚,赐他一杯毒酒……”那声音很轻,与屋檐的滴雨声交织在一起,几乎微不可察,一字一句却显得那么清楚,在他的心上划下一道浅浅的沟痕,却无比刺痛。

 

“住口!朕决不允许你再跟朕说这种事情,一丝一毫都不许再提!”再也按捺不住的一句怒吼脱口而出,掌中本是紧握的油纸伞应声滑落,那一刻,赵匡胤分明感到,他和李煜都不可置信地睁大了双眼。

 

秋雨淋湿了他的长发,赵匡胤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慌忙撑起了手中的那把伞,随后便单手再度揽他入怀。虽然是单手,却力气极大,李煜感觉他是像快把自己在这方寸之中揉碎了一般。

 

这场秋雨淋湿的不知是谁的梦境,突如其来的斥责转瞬间就消逝在这场茫茫的秋雨里,令李煜感到有些神色恍惚。

 

他没再多说一句话,只是偷偷地把另一只手探进君王的掌心里,缓缓地牵引至自己胸口上。李煜感到那手心暖融融的,却被汗水浸了个透。

 

“我知你心中恨极,也全不信我对你说的那些话,你的怨憎、你的煎熬,我也全不能领会得到你心中的痛苦与悔恨。可是重光,哪怕你我从此形同陌路,哪怕你心中只剩下对我无尽的仇怨与敌意,我也不想再伤害你,更不想夺了你的命。”秋雨寒凉入骨,浸润得君王的声音微微颤抖起来。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李煜低头沉默了片刻,细细地琢磨起赵匡胤对自己曾说过的每一句话,思来想去,竟觉得这番略显稚气的话语根本不像是自己记忆里的那个大宋天子能够说出来的一般。

 

那一刻,他的心里感知到了君王内心深处一闪而过的恐惧,戎马一生的争夺与杀伐之后,竟是对一片真心与深情求而不得、永不相见的惧怕与担忧。

 

过分地真实,却又过分地不可思议。

 

“那……官家的梦是从何时便开始了。”他紧握住他的手指,靠近至他的怀中,嘴角边咧开了一丝笑意。

 

下一秒,君王轻吻至他的嘴角,他闭上了眼,赵匡胤小心地抽出了那本是紧握的手指,牢牢地抱紧了他不放,开口道:“你还记不记得那年你叫从谦来汴京见我的时候?”

 

“自然是记得的,怎么?”

 

“那次宴席上,从谦跟我提及了他的胞兄。他说他的父王把最好的名字赐给了那位兄长,我问他的那位兄长叫什么,又在唐国谋着什么职务,他却只答了我‘李从嘉’这三个字,便什么也不再肯说了。后来在一年正月里的飞雪之中,我终于遇见了那个名唤李从嘉的人,便再也不能醒了。”



注释:

“高楼谁与上,长记秋晴望。”是从嘉《子夜歌》里的一句。

关于中秋的那句诗是李峤的《中秋月二首》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出自杜甫的《赠卫八处士》,参商是天上的星宿名,有不能相见的隐喻在其中。

关于从嘉的弟弟们。从嘉的弟弟们一共有四个,文中提到的从谦弟弟是从嘉的九弟,因为是同胞兄弟所以关系和从嘉特别亲近。《宋故左龙武卫大将军李公墓志铭》:“后主友爱,异于他弟。开宝中受言奉币,入贡诞节……”


评论(25)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