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31 最后一天
去了武侯祠
突然感觉到一种极度害怕的情绪
玄亮两个人的那种情感
那种情感的寄托
我这种人恐怕一辈子也难以理解和感受到了
在乱世中
成为对方最重要的一种精神支柱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
想要完完全全去相信一个与你毫无血缘关系的人
那种超越世间所有君臣,甚至违背寻常人情世故的关系
无法理解
无法体会
大概是目前或是今后的我所永远不能明白的吧。

评论

热度(2)